珑奎文学 > 短篇女频 > 捡了一条寻宝蛇[六零] > 第13章 发怒

捡了一条寻宝蛇[六零] 第13章 发怒 (1/1)

    “嗤~”陈微乐了,看吧不能说她贪婪,这些东西是人都会心动,福宝自动将属于自己的东西给出,只能说她还小对财产没有概念。
    宋长明默默地收回探向盒子的手。宋启海含笑地看着小孩儿条理分明的处理事情,板着脸奶凶奶凶地斥人。
    宋南升被笑得老脸一红,讪讪地放下了手中的帐本,特没骨气地轻拍了下自己的嘴,嬉笑道:“看我这嘴贱的,该打!福宝你说,我保证再不插嘴。”
    “好。那我就郑重地给你们说明一点,我的东西给出,那是我愿意,师……陈微,她还俗嫁人,原则上来说庵堂是该给点嫁妆什么的。签于现在政策不同,而我也把东西都交给你们了,怎么给,给多少你们商量着看。另外,她原有的东西,由她自己来处理,我不希望你们插手。”
    陈微一愣,看着福宝渐渐地红了眼框。
    “我不同意!”宋长明铿锵道:“那么多东西,哪能让她全部带走。”
    “宋长明你——”陈微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会是惯来在她面前俯低做小的他。
    “行啊,”福宝凉凉地道:“等会儿我往县里打个报告,庵里的东西谁也别动,咱全部捐了。”
    宋南升那个气啊!伸手捏着宋长明腰间的软肉转了一圈。
    “呲,你拧我干嘛!”宋长明痛得脸都变形。
    “呵!”宋南升冷笑:“我看你睡没睡醒?”有什么不能好好商量,非得把事情搞僵吗。
    “我……”宋长明哑然,他也没想到那小小的娃娃说话办事这么老练,说翻脸就翻脸,不讲一点情面。
    “咳!”宋南升陪笑道:“那个福宝啊,我们也不是要贪师太,哦陈微,也不是要贪她的东西。而是庵里的东西大多是古物,就是我们接手,说实话大部分也是要上交国家的。”说着他扭头,直接跟身旁的陈微商量道:“陈微……咱看能不能这样,筛选一下,年头超过百年的留下,其他的你带走。”
    “凭什么?”抹去眼角浸出的泪,陈微断然拒绝道:“我的东西凭什么要你们来筛选、要你们来同意。”继而她冷然一哼,讥讽警告道:“吃相别太难看!要不然,你们是知道我的脾气的,我不介意按福宝的提议来。”
    宋南升脸一僵,将目光投向了宋启海,“你看?”
    “想让我插手吗?”宋启海闲闲道:“可以啊,等会儿我给福宝落户时,就帮你们往派出所或是文物局说一声。”
    宋南升……
    宋长明……
    “想好了吗?”傅慧问两人,“想好了,就让陈微带你们将财物清点一遍,完事后给我写一张接收手续。”
    两人一惊,异口同声道:“怎么还要写手续?”那日后岂不是落了把柄在她手里。
    “啪!”傅慧一掌拍下,红木桌上立即凹进一个巴掌手印,随之身上气势陡然一放,直接朝两人碾压了过去,“想吞下,还不想认帐。”日后出了事,想往谁身上推啊?
    伴随着骨骼的一声脆响,两人惊恐地发现浑身动颤不得,喉咙像被人扼住了一样呼吸困难,渐渐地人影重重视野飘突,双耳一阵嗡鸣……毗邻死亡后,爆发的是对生的渴望,他们忙不迭地点头,面露妥协。
    “福宝!”宋启海只是惊了一下,就心疼地捧起了她的小手,“疼不疼?”
    傅慧眨了眨眼,“不疼。”拍下去的那刻,手上覆了层巫力。
    坐两人身旁被威压扫中的陈微,浑身抖得说出不话来,这一刻,她真切地体会了把,福宝那掌握别人生死的能力,更明了几分山下村民往昔对她的忌讳,毕竟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
    随手一挥威压撤去,傅慧吩咐道:“陈微,等会儿你带他们清点财物,写下交割手续。然后,”指尖点了点桌面,她在考虑山谷的事要不要对外公开,那是慈心庵一代代老师太守护了几百年的秘密啊!继而心中一叹,罢了,日后慈心庵都没了,还留着山谷干嘛,“你带他们去小山谷走一趟吧。另外,屋里的那个男人,刚杀过两条人命,你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宋启海忽地一下站了起来,凭着感觉立即朝陈微的房间窜了过去。
    “杀,杀人!”喉咙骨碌碌滚动了半晌,陈微艰难求证道:“会……会不会你弄错了?”
    傅慧看着她静默不言,眼神一片平和无波。
    “呵……”随着似哭似笑地一声悲泣,眼泪大颗大颗地从她眼里滚了下来,“他说,他说不嫌弃我……想娶我,然后带我去港城过最好的生活,找最好的医生……让我做一个正常的女人……呜……没了,什么都没了……”就像一场极美的梦,她明明觉得只要再向前迈一步,一切就都实现了,可……梦醒了才发现,那一脚已探到了悬崖边沿。
    符咒的时间有限,宋启海进屋时,林赫已醒,正扒着箱子往怀里搂东西呢。
    宋启海悄悄潜入,一个手刀朝他的颈部砍去。
    查觉到危险,林赫一个弯身躲了开去,回身拔出腰里的匕首就刺了过来,其身手之敏捷,速度之快超乎宋启海的想象。
    宋启海心头一凛,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怕毁了屋内的箱笼文物,小心避开扎来的匕首,闪身到了开阔一点的地方,抬脚一踢直击他的手腕。林赫要躲,却突觉身上一重,一股威压袭来,直压得他膝盖一软“啪”的一声跪了下来,当场捂着膝盖哀嚎不止。
    宋启海心中有数,定然是福宝出手了。拎起地上打包的麻绳,他欺身而上,掏出林赫怀里的玉件、瓷瓶,将人几下捆了个结实。后又怕他叫嚷惊吓到人,四下寻了块抹布,团巴团巴给他塞进了嘴里。
    彼时,宋南升、宋长明也从死亡的恐惧中,满身冷汗地回过神来,对傅慧的决定再不敢有任何异议。
    “行了,别哭了。”傅慧掏了块手帕递给陈微,“是你的姻缘跑不掉,不是你的强求不来。”
    “嗝……我,我这样……谁……谁愿意娶我呀!”话是这么说,接过帕子的陈微,看着傅慧的眼神却带了希冀。
    傅慧探身过去,托着她的下巴仔细打量了下她的面相,随着男子的被抓,她心态的转变以及对嫁人的渴望,浅浅的一道姻缘线已探出了头,只是还不太明显,“等等吧,过一段时间我再帮你看看。”
    “真,真的会有人娶我?”
    傅慧挑了挑眉,很不能理解:“你有这么多的财产,一个人过活,想吃就吃想睡就睡,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结婚,进而当仆役似的伺候一大家子呢。
    “你……你不懂。”
    好吧,她是不懂。傅慧耸了耸肩,保证道:“放心吧,你会嫁出去的。”大不了找一个注定孤寡的人,跟她凑作对呗。
    “呜,太好了!”陈微捂着嘴喜极而泣。
    傅慧揉了揉太阳穴,无奈地摆手道:“好了,好了,你赶紧带他们去清点东西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