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宠妻指南

权臣宠妻指南

作者:倾我不倾城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5-22 00:31:37 人气:114

权臣宠妻指南简介:彼此未相遇前,未曾想过有朝一日会有一人独占心头,惟愿朝暮至白首,宠她(他)入骨。 英雄救美的戏码颠倒,便是侠女扑倒弱书生的浪漫情,事。 白锦书:在下视姑娘为救命恩人,姑娘却想时刻想…… 凉月:救命之恩该如何报答? 白锦书: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强行达成共识!甚好甚好~ 正经版文案: 某日,独自外出的丞相大人落难被见义勇为的女贼凉月所救。 然后,女贼趁机做了一次采花贼…… 再遇时,凉月做了一个决定…… 后来凉月才知权臣并非皆年过半百的老头儿,也可能是她家俊美的病夫君。 不想做丞相夫人,肿么破? 逃跑未遂,后果很严重!几个月后,肚子鼓起来了! 本文乃白锦书与凉月的故事,腹黑丞相与呆萌女飞贼组CP。 与《病娇公子出墙来》、《世子宠妻》同一系列,会有人物客串,但不影响单独阅读。
权臣宠妻指南最新章节:第63章大结局

《权臣宠妻指南》章节试读

  空气中弥漫着阵阵霉臭味,油灯泛着黄晕微光,角落或有鼠虫出没,狱卒聚赌的喧闹声便显得突兀。

  阴暗潮湿的的县衙地牢内,偶闻有气无力的喊冤之声,却无人理睬。

  唯有一间牢房里的犯人与众不同,不喊不闹,此乃一个时辰前被擒女飞贼,据闻行窃之时被当场拿住,人脏并获。

  牢房内,凉月姿态悠闲,翘着二郎腿躺于茅草之上,一双水灵大眼滴溜溜转,反思自己为何会失手。

  思忖良久终不得解,忆起雇主临行前教她的保命之法,随即纵身跃起,身手敏捷利落,奔至牢门处,扬声大喊。

  “失火啦!”

  牢头正与狱卒摇骰子,自动将一切声响隔绝于外,耳中只有‘哐当’的骰子响。

  竟无人理睬?

  凉月双手叉腰,气势汹汹踹了一脚牢门,坚实的木栅栏因她的力道有些晃动,她气愤不已,又吼了一声。

  “吾乃白锦书之妻,速速唤此处能主事之人来见!”

  这便是雇主教给凉月的保命符,曾嘱咐她,若是不幸被擒,莫要抵抗伤及无辜,必要时便高喊‘吾乃白锦书之妻’便可,届时必有贵人相助。

  实则她心中没底。

  凉月心道,雇主所言必要之时,大概便是此时罢,虽不知白锦书到底何许人也,大抵是来头不小。

  容她狐假虎威一回,试试效果如何。

  只是不知这白锦书的名头是否管用,若真来头不小,借白锦书的名头唬一唬这些酒囊饭袋当是绰绰有余的。

  果不其然,喧闹之声骤停,牢头手中骰子还举于头顶未及放下便僵住。

  狱卒更是面面相觑。

  久不闻聚赌喧闹声,凉月知白锦书这三个字有用,便又拔高声音重述了一遍。

  “吾乃白锦书之妻,尔等速去寻你们的县官老爷前来见我,若是晚了,当心他头上乌纱不保,哼!”

  牢头放下手中骰子,犹疑来到牢门前,上下打量着依旧一身夜行衣的女贼。

  除去过于纤瘦显得干瘪了些的身材,容色倒是不俗,与她方才口中的那位贵人倒是还算登对。

  只是两人都单薄得紧,日后这子嗣上怕是有些艰难……

  那位贵人初来漓县不久,身份未知,严大人对其毕恭毕敬的称呼一声‘白公子’,倒不曾听闻贵人是否成家,只听旁人闲话那贵人名唤白锦书,曾来过大牢几回,他与狱卒有幸得见过真容。

  确实是位俊朗公子,看行头,定是出身显贵,又与严大人关系极好。

  莫不是这些富贵人家的公子夫人们有不可言说之癖好?如眼前这位便是喜好飞檐走壁?

  “你真是白公子的夫人?”牢头半信半疑地审视着凉月。

  若单凭严大人对白锦书的另眼相待,自是不足以让底下之人皆对白锦书如此敬仰的。

  白锦书因何在整个衙门威望如此之高,还得从半月前说起,手无缚鸡之力的白公子独闯虎穴,亲手宰了为祸多年的伏虎山匪首白豹,据说此事乃严大人亲眼目睹。

  匪首白豹伏诛,伏虎山盗匪被官府一网打尽,漓县及周边邻县百姓无不拍手称快。

  而应有头功的白公子却因为人低调,不愿被名利所累 ,随即求了县令严大人事后大人将他勇闯匪窝之事压了下来。

  但此事在衙门内部早已传开。

  是以,不管在县衙公堂之上,或是这阴暗的地牢,只要与白锦书三个字有关的皆会得到重视。

  眼前这女子自称是白公子的夫人,此事马虎不得,需谨慎待之。

  凉月挺直了腰板,任凭老头打量,虽面色如常,心头却在打鼓,好在平日里说谎说得多了,如今倒也能面不改色。

  “如假包换,本女侠……乃白锦书三个月前娶进门的新夫人。”

  真真假假的,除了白锦书本人与她对峙外,谁也无法辨别她此言真假。

  平白无故给自己找了个便宜夫君,凉月其实很郁闷,可为了脱困,她也顾不得许多了。

  只要离开这地牢,她自有法子脱身,届时来十个白锦书也不怕,她早已溜之大吉。

  牢头将信将疑,尚在思索,凉月又道,“若是不信,你可亲自押我去见白锦书,是真是假,一见便知。”

  “难怪你假扮女贼潜入严大人府上却直奔白公子所在院落而去。”牢头恍然明白了什么,此女贼便是在白公子院落外被捕的。

  严大人为一方父母官,又是出自本县殷实之家,虽为官清廉公正,但家底还是有的,不少蟊贼登门造访过,皆空手而归,也有落网被捕来这地牢内吃几日牢饭的,但严大人心善,关上几日便放了。

  牢头见过不少蟊贼,但牢头还是头一回见女贼的,还是去严大人府上被抓的,若不是此女胆大包天,便是真如她所言,去严大人府上乃是寻白公子?

  心思百转千回,牢头终于打定了主意,“口说无凭,一切还得白公子定夺,地牢湿冷,我便亲自走送姑娘去见严大人禀明实情。”

  目的达到,凉月欣喜点头,“如此甚好,甚好。”

  然而喜悦不过片刻,接下来的事让她笑不出来了。

  牢头二话不说便让狱卒将她给捆了……

  凉月被押着出县衙地牢时欲哭无泪,她刚才不过随口说一句押他去见他们的大人,这牢头还真是个实诚人。

  如今除了脚能自由走动外,她双手被束缚,前后左右有狱卒与衙役盯守,她想逃不太容易。

  她尝试能否悄无声息将绳索解开,若双手得了自由,这些人便困不住她。

  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出门忘了选日子的凉月被老天爷给捉弄了。

  当牢头恭敬且欣喜地朝两个年纪相仿的男子行礼问候时,凉月顿时懵了。

  唯一的念头就是,若有下辈子,她定要做一个老实人,再不说谎了。

  出牢门没走几步便遇上严大人与所谓的白公子连夜赖地牢审犯人。

  凑巧,巧合皆凑到一处了。

  “白公子赶巧了,您今日外出未归时,尊夫人因误会被抓,小的正要带她去见您呢。”牢头一脸谄媚的笑。

  凉月低垂着脑袋,冥思该如何逃脱这困局。

  牢头言罢,气氛如同陷入了死寂,只余人的呼吸声。

  凉月紧张得手心出汗。

  此时只听一好听的男音满是揶揄地道,“白兄何时成的亲,小弟为何不曾听闻?”

  说话之人正是漓县县令严熙止严大人。

  不正经的笑声让凉月头皮发麻,暗自提气发力,试着挣脱手。

  言罢,严大人便已伸手抬了抬凉月的下巴。

  “是你?”

珑奎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权臣宠妻指南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权臣宠妻指南》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权臣宠妻指南》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权臣宠妻指南》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