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 短篇女频 > 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 > 第 3 章

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 第 3 章 (1/1)

  杜友薇在丽泽公园喂了两天的蚊子,第三天说什么也不去了。

  蒋曼琳见她一大早就称病赖在床上不想起来,特地端了些水果上去看她。

  “咳咳咳。”

  刚一进门,蒋曼琳就听到杜友薇接连不断的咳嗽声:“闺女,病得这么重吗?吃药了吗?”

  杜友薇拉了拉被子,虚弱地点点头:“吃了。妈,你听听我这嗓子,比昨天更严重了。”

  蒋曼琳听了,然后蹙起了眉头:“你还是别说话了,太难听了。”

  杜友薇:“……”

  :)

  “来,吃点水果润润喉咙。”蒋曼琳叉起一块切好的雪梨,喂给杜友薇,“你要实在不想去丽泽公园啊,咱就不去了,反正那个老虎也不是真的,估计效果也有限。”

  杜友薇嘴里含着冰冰甜甜的雪梨,拼命地点着脑袋,她妈终于良心发现了啊!

  蒋曼琳道:“我让人买了两张动物园的门票,明天妈妈跟你去野生动物园,看真正的老虎吧。”

  杜友薇:“啊?”

  蒋曼琳:“就是不知道人家动物园愿不愿意,让你和老虎单独待一会儿。”

  杜友薇:“啊????”

  这是亲妈说的话吗!就算老虎愿意她也不愿意啊!

  “妈,就算我不想去丽泽公园,你也不用送我去喂老虎吧……”

  蒋曼琳笑着摸摸她的头,又给她一块雪梨:“我早上跟算命的大师聊过了,他说既然你生病了,就不用再去丽泽公园了。他算了个时辰,让我们明天去他那里请平安福,还有一个老虎饰品,让你摆在床头。”

  “行……”只要不去丽泽公园喂野生蚊子,一切都好说。而且她也想看看,到底是哪个神棍在坑她。:)

  蒋曼琳走后,杜友薇的病也好了大半,又生龙活虎地玩起了手机。

  卫睿在她昨晚发的朋友圈下留了个评论。

  “你咋了?”

  杜友薇的指间在这条评论上停了下来。

  卫睿是跟她一起长大的好闺蜜,在孙筱筱出现以前,她们两个的关系一直很好。杜友薇是上了大学才结交的孙筱筱,卫睿跟她提过好几次,说觉得孙筱筱这个人不简单,让她别和孙筱筱来往,她还不听。

  后来她跟孙筱筱越走越近,和卫睿反倒是疏远了,可是在杜家落难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敢救济他们,只有卫睿冒着得罪张家的风险,偷偷给她塞了钱。

  杜友薇在卫睿的微信头像点了一下,戳开私聊,给她连发了三条消息过去。

  友薇薇:睿啊,我可真的太惨了!

  友薇薇:睿啊,你是我一辈子的朋友!

  友薇薇:你下午有空吗,走,我请你去做大.保健!

  卫睿:“……”

  她听说了杜友薇在学校里发生的事,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受了这么大的刺激。

  杜友薇说的大.保健,当然不是什么不和谐的东西,而是货真价实的全身SPA。趴在专门的按摩床上,全身仔仔细细涂抹上精油,然后被漂亮小姐姐按摩,杜友薇感觉自己的风寒都被按走了。

  “啊,真舒服……”房间里放着舒缓的音乐,听得杜友薇昏昏欲睡。

  卫睿就趴在她的旁边,也是一副十分放松的模样:“你说你妈找人给你算命,管用吗?”

  杜友薇道:“还是管点用,我昨天在丽泽公园看到一个好帅的帅哥。”

  “噗。”卫睿冷不丁笑出了声,“杜友薇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杜友薇不在意地道:“你要是看见他,你也不想要什么出息了。”

  “真有这么帅?”

  “嗯,就是太高冷了,不过他全身上下都穿着高定,应该来头也不小。”

  卫睿眉梢动了动,像在思考什么:“不应该啊,按说A市的有钱人,你应该都认识才对。”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可能他是外地来的吧。”

  卫睿道:“不过也可能是他身份太高了,不会出席平时我们参加的那些社交活动,所以你不认识。”

  这话让杜友薇精神了些:“A市还有这样的人?”

  “有啊,比如……”卫睿正想说张家的张少言,但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杜友薇刚被张圣泽刺激了,她还是不要在她面前提起张家人了。

  “比如谁?”杜友薇见她迟迟没有说话,好奇地追问道。

  “没谁,说了你也不认识。”卫睿把话题叉了过去,“话说这里的按摩师,手艺果然很好。”

  “对啊,我都想请一个回家去了。”杜友薇说到这里,还真跟给自己按摩的小姐姐打听了起来,“你们一个月工资开多少啊?”

  按摩师笑了一声,跟她道:“我们那点工资,杜小姐肯定是不放在眼里的。”

  杜友薇道:“诶,话不能这么说,你们也是靠手艺吃饭啊。挺好的。”

  卫睿有些惊讶地侧头看了看她:“我的乖乖,杜大小姐竟然说出这么接地气的话?”

  杜友薇眯着眼睛,有模有样地跟卫睿说:“睿啊,我们就是从小生在富裕家庭,钱来得太容易了,所以不把钱当一回事了。这样不行,做人啊,还是要对金钱充满敬畏之心。否则总有一天,钱也会离你而去的。”

  “……我能冒昧地问一下,是什么事让你有了如此感悟吗?”

  杜友薇道:“你去过菜市场吗?”

  “我当然没去过,你们家平时做饭,难道还要你亲自去买菜?”杜友薇这个问题,让卫睿觉得好笑,她和杜友薇,都是从小到大没有做过任何家务的人。

  杜友薇叹了口气,对卫睿道:“没有去过菜市场的人,不足以跟我谈人生。”

  卫睿:“……”

  她觉得蒋阿姨不该带杜友薇去算命,而是该带她去看医生。

  精神科那种。

  一个全身SPA做完,杜友薇浑身轻松,就连说话都不那么哑了。晚上吃了药美美地睡了个觉,第二天上午十点被她妈喊醒,说是跟大师约好的吉时要到了。

  算命的大师跟杜友薇想的不一样,他没有住在深山老林里,而是在市中心的写字楼,开了一个工作室。

  ……多么与时俱进的大师啊。

  她跟蒋曼琳女士搭乘电梯到了23楼,一出电梯门,就看见对面的墙面上挂着“常在心工作室”六个大字。

  “这个常在心大师,是常心大师的孙子,也是他唯一的传人。”蒋曼琳领着杜友薇去常在心大师的办公室时,跟她这么介绍道。

  杜友薇可有可无的应了声,反正不管是常心还是常在心,她都没有听说过。

  “到了。”走到常在心大师的办公室门前,蒋曼琳停下来,敲了敲门,“常大师,我带我的女儿来了。”

  “请进。”

  这把磁性的声音一出来,杜友薇又意外了。大师不都是中老年了吗,这个大师的声音,怎么听着像二十来岁的帅小伙。

  “进去吧,等会儿大师可能要跟你唠唠,你别乱说话。”

  杜友薇听她这么说,裂开嘴一笑:“巧了,我也正好想跟他唠唠。”

  蒋曼琳推开门,杜友薇跟在她身后走了进去。门正对着的,就是常在心的办公桌,办公桌上有一台蜜桃电脑,显示屏正好挡住了大师的脸。

  办公桌背后的墙上,挂着一幅龙飞凤舞的书法,还用上好的木头装裱了起来。这幅书法实在太抢眼,杜友薇忍不住就看了过去——

  “珍惜这段缘。”

  杜友薇:“……”

  大师与时俱进的同时,又挺复古的。

  “这边坐。”常在心从电脑上桌旁站起身,跟蒋曼琳和杜友薇说。杜友薇这下终于看见了他的脸,果然是个很年轻的男人,而且还长得巨帅!

  就比那天她在丽泽公园遇见的高冷美男差那么一点点!

  杜友薇抽抽嘴角,跟着她妈妈坐到落地窗旁的小沙发上:“妈,你不会是看他长得帅,所以心甘情愿被他欺骗吧?”

  “你说什么呢,这孩子。刚刚才跟你叮嘱了,不要乱说话。”

  常在心笑着走过来:“没事,她夸得挺准确的。”

  杜友薇:“……”

  呵,到处骗人的神棍,果然脸皮很厚。

  常在心看着杜友薇,眼里的笑意更深:“杜小姐好像不相信我。也是,这些玄乎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相信的,但我以为,你肯定会信的。”

  杜友薇不由得一愣,警惕地打量起了他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看出来了她是重生的?

  “大、大师什么意思?”杜友薇试探着问。

  常在心道:“你妈妈之前找我帮你算了一卦,想让我帮你改改命。这个世上,可不是人人都有机会逆天改命,重来一次的。”

  杜友薇手心泛起了一层冷汗,这到底是神棍的话术,恰好歪打正着,还是他真的是真材实料的?

  “常大师说的没错,这次真的是要麻烦大师,帮帮我家闺女了。”

  常在心走到空着的小沙发上坐下,正好对着杜友薇的位置:“蒋太太别担心,令爱的命格已经在慢慢改变了。”

  “那就好那就好。”蒋曼琳欣慰地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常在心看着杜友薇,对她道:“杜小姐既然得了这个机缘,就要好好珍惜,放下以前的执念。”

  杜友薇看着他的眼睛,嘴角抿成了直线。她现在有一股强烈的感觉,这位常大师,是真的什么都知道。

  “哦,对了。”常在心微微勾唇,朝她笑了笑,“杜小姐还要行善积德,多做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