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 短篇女频 > 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 第 10 章

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第 10 章

  第10章兵不血刃

  一直到拉风的迈巴赫开回了别墅,顾沅还在抱着季祈森的手机各种发现惊喜,手机太好玩了,在她那个时代,可没有这么便捷的游戏机,不不不,这不只是游戏机,这是游戏机+电脑+电视机+电话的组合,太完美了,随时随地上网看片刷剧。

  正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顾沅突然消音了,之后手指头一直在拨拉,但没有那种惊叹声那种赞叹声还有那种哇哇哇发现新大陆的声音。

  季祈森原本是拿着平板在处理公司文件的,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抬头看向自己的妈妈。

  比自己还显年轻好几岁的妈妈正把自己窝在沙发上,墨色的长发因为窝在沙发上的缘故而些许微乱,甚至有几根清晰地印在奶白的脸颊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带着无辜和委屈,不敢相信地盯着屏幕,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季祈森静默地坐在那里,没动。

  他等着她说。

  果然,过了一会,她不委屈了,开始悲愤了,磨着整齐白牙,腮帮子鼓鼓的:“原来网上有这么多陆之谦的粉丝,他们竟然这么黑我,说是幸运粉丝太丑,吓晕了陆之谦!我丑吗?凭什么这么说我?”

  季祈森没说话。

  顾沅攥着拳头,脸颊上都气得透着粉红:“这些人嘴巴太毒了!”

  季祈森挑眉,起身过去,接过来手机看。

  陆之谦虽然四十五岁了,早已经不是当年偶像艺人,但是这些年下来,自然也有不少老婆粉女友粉,这些粉丝听说陆之谦竟然被幸运粉丝吓到晕倒,一个个像展开翅膀护住小鸡仔的老母鸡。

  1楼谦谦正牌老婆:“丑比不在家藏着敢出门上台还吓坏了我们的谦谦!”

  2楼暴躁女孩静悄悄:“这粉丝是不是屁股和脑袋装反了?”

  3楼谦谦小迷妹:“丑也不是原罪,吓坏谦谦哥哥活该被日了!”

  4楼小猫咪:“想到我谦谦哥哥被丑比吓到晕倒好心疼。”

  5楼sunshine2%fun:“首都电影学院该看眼科了,什么丑比竟然进电影学院?!!!丑比出门前照照镜子!”

  6楼今天依然是想着谦谦的一天:“有人扒到丑比的正脸吗?嘤嘤嘤好奇什么样的丑比才能吓到我之谦哥哥~~~”

  7楼啵啵:“求丑比正脸+1”

  8楼你头发乱了哦:“求丑比正脸+10086”

  而伴随这些疯狂的话题而来的,是瞬间上升的热搜话题,赫然正是“丑比吓晕陆之谦”。

  季祈森淡定地翻完这些后,看了一眼气得都要蹦起来的年轻妈妈:“你想怎么处理?”

  顾沅气呼呼的:“我想揍死陆之谦!”

  季祈森:“现代社会,杀人犯法。”

  顾沅看着季祈森,但是气结。

  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她真得要去揍陆之谦了吗?她只是说说而已,无可奈何干瞪眼在家里吹吹牛说句狠话怎么了,他竟然和自己说杀人犯法?

  “你,你——”顾沅湿润的眼睛瞪着自己的便宜儿子,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当顾沅气呼呼地指着季祈森的时候,季祈森淡定地拿着手机,打开微信,手指灵活地点了一番,把消息发出去后,他开口说:“晚餐时间到了,吃饭吧。”

  顾沅听到这个,顿时没气了。

  儿子家厨师的手艺真是好,早餐很好吃。

  她抿紧唇,想张口问今天晚餐吃什么,可是想想自己刚才还气呼呼的,突然这样有点转变太快了,决定先hold住,要淡定。

  可这个时候,她就听到季祈森淡淡地道:“晚餐是龙虾汤奶油布丁黑巧克力鹅肝。”

  顾沅眼睛里顿时冒出来三颗闪亮的星星:“我要吃!”

  季祈森又道:“量不多。”

  说完,径自往餐厅走去。

  顾沅这下子已经完全不去想手机了,屁颠颠地赶紧跟上儿子的步伐。

  量少,她信,这种顶级餐品,厨师做得都不多,去晚了万一都被儿子吃光呢?!

  抢!

  ****************

  季祈森家的厨师是原米其林餐厅主厨,被季震天高价挖过来的。不过季祈森对这种口腹之欲并不感兴趣,是以原米其林餐厅主厨一直苦恨英雄无用武之地,只是又迷恋于季家给予的高额薪资,一直在实现抱负和惊人的薪酬之间徘徊挣扎,好不容易来了一个顾沅,竟然这么爱吃他做的菜,很享受很喜欢的样子,原米其林餐厅主厨顿时奋起了,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给顾沅制作精品美食上面。

  顾沅这顿饭吃得大快朵颐,满足得眼睛里简直是冒星星。

  傍晚时候的季家大客厅里,窗帘被全部收起来,阳光透过优雅的菱形格子窗户投射在客厅里,给清冷豪华的客厅笼上了一层淡橘色。

  季祈森坐在红木椅子上,看着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的年轻妈妈,竟然第一次觉得,客厅里的气息不一样了。

  是什么改变?

  这是家的气息吗?

  季祈森垂下眼睛,目光落在平板的屏幕上,那里有公关部紧急制作出的应对方案。

  AK身为叱咤商场几十年的老牌企业,世界排行前十名的财阀,自然有自己专业的公关团队,公关团队一出马,热搜压下,关于陆之谦的消息已经消失匿迹。

  季祈森冷漠地扫过陆之谦的个人简介,当看到那句“女友绝症不离不弃”字眼的时候眸中泛起一丝冷意。

  他当然知道,在顾沅沉睡的二十五年里,除了自己还有其它人去看望过她,但那里面不包括这位前男友。

  事实上顾沅没有彻底沉睡前,这位对女友不离不弃的前男友已经勾搭上了别的女人,一个导演的女儿,只是后来,那个导演也没能给他提供什么资源就是了。

  “你想怎么处理?”季祈森突然开口。

  “什么?”正眯缝着眼睛满心舒服地晒着夕阳回味着美味的顾沅愣了下。

  “陆之谦。”季祈森语音简洁。

  “啊,他啊——”顾沅伸了个懒腰。

  其实刚才气归气,但是当她吃了个心满意足后,就马上不生气了,生气有什么用呢,反正她依然吃着美食,享受着孝顺儿子的赡养,依然皮肤娇嫩青春无敌。

  再说了,晕倒的又不是她。

  “随便他啊!”顾沅觉得,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季祈森神色微沉。

  “啊?怎么了?”寄人篱下,吃人嘴软拿人手短,顾沅马上感觉到,这儿子神情不太对劲?

  什么意思?不想赡养老娘了?

  “刚才是谁说要揍死陆之谦的?”季祈森提醒她。

  “可是你说是犯法的啊!”顾沅很无奈地摊手。

  “不能揍死他,但是可以让他不好受。”季祈森循循引导。

  “喔……”顾沅若有所思,片刻后:“那揍他再进一次医院?”

  “法治社会,我们应该用一些合法的手段。”季祈森指尖轻轻敲打在红木椅子的把手上。

  “喔……”顾沅深思:“那我们可以——”

  她眼中放光,期待地看着季祈森。

  季祈森眸中浮现出满意的神色。

  看来妈妈还是很聪明的,一点就透。

  顾沅握着拳头,大声道:“我们可以骂他,骂死他!”

  季祈森敲打着红木椅子把手的修长手指头顿时停顿在那里,半响不动。

  过了半响后,他望着自己的妈妈,语重心长地说:“妈妈,对付这种人,我们可以有更好的手段。”

  顾沅瞪大眼睛,惊讶地看着便宜儿子。

  便宜儿子完美的唇轻启,吐出四个字:“兵不血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