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 短篇女频 > 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 第 180 章

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第 180 章

    第180章求婚
    简单的一个家庭核心成员聚会, 可以说是暗潮汹涌, 不过霍家家主发话了, 就等于一锤定音了。
    更何况, 霍缙琛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再结婚,一直这样下去也不像话, 他愿意结婚, 只要结婚对象是个女人而不是男人, 那么一切都还好。
    这么一想后, 也就没有人再说什么了,大家更多的是惊异, 惊异于这个顾沅到底是怎么样bug的存在, 她到底多大了?
    这些人出去后, 自然是开始调查, 结果很快发现,根本不用查,这位顾沅可是大名鼎鼎, 国民婆婆一枚,三个儿子如何如何了得。
    而这一位, 竟然已经四十五岁了,冷冻了二十五年再次醒过来的人。
    任凭是见多识广的霍家人,也表示深吸口气,这一直不结婚, 突然结婚, 找一个这样特殊的人?
    不过还是那句话, 霍父和霍太太都发话了,而且看起来族奶奶也没意见,那他们还能说什么?
    对于大家伙心里的想法,霍太太是有一番思量的。
    所以在这场聚会散了,霍太太卸了妆,重新让佣人帮自己做过护肤后,才和自己丈夫霍父说起话来。
    “这些人到底怎么回事?咱们家缙琛的婚事,轮得着他们给咱们脸色吗?”霍太太愤愤地表示,说完这个后,还用母语来了一段叽里咕噜泄愤的话。
    霍父正抱着一个平板低头在那里不知道捣鼓什么,听到这话也没抬头。
    霍太太表示不满,走过去,直接把霍父手里的平板抢走:“你难道不应该对我的话表示赞同吗?”
    说着,她看了一眼平板,oh my god,竟然是游戏?
    他堂堂一个霍家家主,竟然在玩游戏这种堕落没有品位的东西?霍太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霍父赶紧嚷嚷:“还给我,还给我!我马上就要赢了!”
    霍太太耸肩,摊手,很无语:“你竟然学会玩游戏了?”
    霍父老脸一红,不过很快理直气壮了:“这是澜庭教我的,澜庭想玩,他找不到对手,让我陪他一起玩,我只是和孙子培养亲子感情!”
    霍太太倒抽一口凉气:“你竟然祸害你的孙子?你怎么可以这样?”
    霍父却有一番自己的道理:“澜庭还小,才四岁,为什么不可以有个小孩子的样子?难道你希望澜庭长大了后就像缙琛一样,简直是一个工作的机器,没有乐趣,没有感情?难道你想你的孙子重蹈覆辙吗?”
    霍太太头疼,很无奈地抚额;“行,你说得有理。但是这种东西,不要让澜庭玩了,这都是玩物丧志的东西。”
    说完,也不听霍父的抗议,直接三下五除二给他删了。
    霍父从旁眼巴巴地看着,很无奈很无奈,但是也不敢说什么。
    在外面,他是威风八面的霍家前任家主,大家长,但是回到房间里,他就是一个被管着的可怜男人,从他结婚那天就被老婆管教,看起来一辈子都没有雄起的一天。
    无法造反老婆,他就想着管教儿子,谁知道霍缙琛从小就不需要人操心,事事自己努力,处处卓越,以至于他这个当爸的准备了一肚子的育儿经英雄无用武之地。
    没奈何,他只能努力摆起老父亲的架势。
    这些年,装得也好累。
    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他难道还不能和自己小孙子玩玩游戏吗?
    霍太太看着自己丈夫那委屈的样子,淡淡地道:“现在有件事需要你去做,做完了这件事,你就可以重新和澜庭一起玩游戏了。”
    霍父顿时眼前一亮,人也精神了:“夫人请讲。”
    霍太太:“就那位彭贵茹,我已经忍她很久了,现在她家霍老四负责着运输业,儿子也算有出息,她就开始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竟然还学会给自己家人下绊子了。”
    霍父想起白天的事,微微眯起了眼,手指轻轻敲打着床头:“太太说得有道理,我以前并不知道,今天看,是有些不知分寸了。”
    霍太太:“还有一个什么亲戚,叫dice的,我看那个小姑娘也不安好心,一并敲打敲打吧。”
    霍父:“好。”
    霍太太又说:“这点小事,也不用太费心,让你的助理随便办办就是了。”
    霍父耸眉:“我办事,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霍太太想想也是,虽然这个老公在她看来实在是不靠谱的人,她总是怀疑自己嫁错了人上了当,但是事实上结婚三十多年来,他好像办的每一件事都是那么靠谱,做的每一个决定事后看总是那么英明神武,当下也就放心了。
    那个彭贵茹,她就等着被敲打吧,还有那个什么dice,以后再也不许踏入霍家一步。
    其实这样倒是也好,有了彭贵茹做靶子,她来个杀鸡儆猴,看看谁还敢对她家儿媳妇有意见!
    想到这里,霍太太满足地出了口气,开始畅想着自己儿子结婚后的美好未来。
    **************
    而在楼上的另一处房间里,顾沅先陪着儿子玩了一会游戏。
    尽管她不明白为什么本来好好的,儿子突然找自己陪玩游戏,但她还是和他一起激烈的-->>
    对战了一番。游戏结束后,她总算哄着他睡了,这才回来房间。
    一回来套间后,就见霍缙琛已经洗好澡了,正坐在客厅里,在键盘上打字,看样子是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他穿着一身墨蓝色真丝睡衣,松松散散的,不得不说,他真是衣架子,哪怕穿着这么休闲的睡衣,也依然这么有范儿,泛着丝滑光亮的墨蓝色将他的肌肤衬托得犹如美玉,俊美矜贵,抬手敲打键盘的时候,不同于往日的认真专注,反而带着慵懒的意味。
    虽然两个人也比较熟稔了,但是这样的霍缙琛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怎么这么看我?”男人从屏幕中抬起头,望向她。
    这么一抬首间的魅力,让顾沅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有时候就是这样,身边的男人颜值够好,也足够吸引你,你也足够爱他,但是那种瞬间迸发的仿佛磁石相吸的心跳感,也只能是偶尔才有。
    “你这个样子,像是饿了。”霍缙琛挑眉,望着她这么说。
    顾沅笑,笑着扑过去,搂住了他。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顾沅搂着他的脖子,轻轻吻了他的脸颊。
    霍缙琛没说话,干脆乖乖地坐在那里任凭她吻。
    过了一会……
    “你有没有觉得……”霍缙琛试探着说。
    “嗯?”顾沅已经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偎依在他肩窝里。
    “你刚才的样子,像一只小狗。”霍缙琛想着,还是一只饿极了的小狗。
    “你才像小狗!”顾沅想了想,明白过来了,抗议了。
    “那我是小狼狗,你是什么狗?”
    “我呸,我不要和你一起当狗!”
    “那你要和谁一起当狗?”霍缙琛神色认真。
    顾沅无奈了,为什么两个人要进行这么幼稚的对话!
    霍缙琛没说什么,直接拉着她一起滚到床上了。
    ……
    在两只属性不明的小狗一番撕扯奋战后,躺在那里都有些没力气了。
    “你会不会后悔?”霍缙琛突然问道。
    “嗯?”顾沅抬起身子,托着下巴,纳闷地看着他,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我家族人很多。”霍缙琛并没有多说,但是他这么一提,顾沅顿时明白了。
    他是在担心今天的阵势吓到她。
    “多就多吧,反正我又不是和他们过日子!”顾沅对此表示很无所谓:“反正我看阿姨叔叔还有族奶奶都是支持我的!”
    而且她看出来了,在霍家,家主是绝对权威。
    之前早就查到过,但是没体会到,现在看今晚这个架势,当时霍父发话后,大小一众人等都不敢吭声了,她就明白什么叫绝对的权威了。
    她躺在那里,望着天花板,畅想着这件事。
    “如果万一我和你结婚后不愉快的话,那我们还可以……”
    这么想着,顾沅就记起来霍缙琛的前妻了。
    他的前妻可是拿了天价离婚抚养费的啊!
    谁知道正想着,眼前出现了一张脸。
    俊美无俦却冰冷紧绷的脸,墨色的眸子沉静如水,仿佛能看透她的所有心思。
    猝不及防间,她只好赶紧冲他笑了下。
    “我们说点正事吧。”矜贵的男子眼神冷静,声音是波澜不惊的平和。
    “嗯?”
    “顾沅,你愿意嫁给我吗,和我共度一生吗?”黑眸安静地俯首着顾沅,他这么问。
    “……我应该是愿意。”
    总觉得眼前的情境不对劲,他不应该跪下吗?为什么是他俯在这里,她简直是被人逼婚的架势?
    如果她说不愿意呢,他会不会当场直接把她压在地上摩擦?
    霍缙琛黑眸深沉地望着她,直接忽略了语气中的勉强和犹豫。
    无论如何,她说了愿意,那就行了。
    他凝视着,良久后,低首,亲上了她的额头。
    也许是灯光太过朦胧,也许是眼前的男人实在是太过迷人,顾沅在这一瞬间,仿佛中了蛊一样,觉得这个世界都变得美好起来,周围的空气是如此甜美。
    唇轻轻的,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印在她的额头,她情不自禁闭上了眼睛。
    “对了,小沅沅,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就在这最梦幻的时刻,她听到男人这么说。
    “嗯?”声音软软的,懒懒的。
    “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了,如果我离婚,是赔不起那么高的抚养费了。”
    顾沅陡然睁开眼睛,却看到了男人看透一切的黑眸。
    他抿唇,很不高兴地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所以我想着,这次我结婚,是不可能离婚了。”他有些无奈的样子:“离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