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 短篇女频 > 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 第 8 章

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第 8 章

    第8章昔日男友已成影帝
    走进大礼堂,里面座无虚席,还有不少来晚的学生站在过道,翘着头往里面看,其中女学生们尤其兴奋,她们对着主席台上的影帝尖叫,欢呼。
    顾沅好不容易挤进去,踩在台阶上往主席台上看,果然就看到了陆之谦。
    影帝陆之谦演技精湛,成名作无数,红极一时,曾经数次获得国家电影节多个奖项,粉丝千万,哪怕现在四十五岁了依然魅力不减当年,而他的粉丝遍布十三岁少女到四十多岁中年大妈,首都电影学院的女学生自然也不乏他的粉丝,更不要说这些学生们都是以影帝为自己人生的终极目标的,现在看到陆影帝亲自来到电影学院演讲,一个个兴奋得像打了鸡血一样。
    不知道多少人在欢呼尖叫,学校领导安抚了一番后,才算勉强平静下来,影帝陆之谦开始接过来话筒和大家聊天,开口是温和亲近的“学弟学妹们好”,只是这五个字,现场瞬间再次涌起欢呼声。
    陆影帝果然是重情重义的人,毕业这么多年了,已经是红透世界的影帝,回到母校竟然依然称呼他们师弟师妹。
    年轻女学生们感动得哭了,在他们眼里,陆之谦就是神,高高在上的神。
    顾沅在一群人崇拜的尖叫和欢呼声中,在万人之中望着主席台上的那个男,越发忍不住了,她得赶紧去找教导主任,争取重新回到电影学院,她要把沉睡的那些年所缺失的补上来,她要打拼,她要扬名立万!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周围发出尖叫和欢呼声,而正要抬腿离开的顾沅,发现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自己身上。
    她们望着自己,眼神羡慕得发狂。
    这是怎么了?
    顾沅正纳闷着,就见有人尖叫着:“她接到了,她接到了!”
    顺着大家疯狂的目光,顾沅缓慢地往下看,她看到了什么?她衣服上竟然挂着一个球。
    顾沅困惑地捏起那球,不明白这是怎么跑到自己衣服上来的?
    可是她这小小的一个动作,已经有人激动得几乎流泪:“她竟然拿到了!”
    顾沅懵了。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快速地跑过来,请她上台,和影帝拥抱合影。
    拥抱合影?
    谁要和那个渣男拥抱合影?我呸,恶心巴拉的!
    顾沅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拒绝上台!
    负责人看着顾沅这推拒的样子,也是傻眼了:“那是陆之谦!”
    顾沅:对,就是那个陆之谦,看到就来气!
    然而顾沅的拒绝好像被无视了,她拼命地说我不要我不要,然而周围的人都认为她太激动了太羞涩了太兴奋了,几乎是脚不着地的情况下,她被推到了大礼堂的演讲台上。
    在那里,陆之谦在带着迷人的笑容,亲切地看着这个幸运的小姑娘,准备伸出他的胳膊拥抱,准备听着下面粉丝的尖叫声。
    只是当他伸出胳膊的时候,他愣住了。
    对面的小姑娘,让他一下子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回到了年轻时候。
    他怔怔地看着她,有些恍惚,整个人都好像做梦一样。
    而顾沅站在那万人瞩目的台子上,近距离看着陆之谦。
    立牌上的全身照显然是处理过的,隔着老远在台下看到的有灯光效果也有远距离朦胧加成,所以陆之谦是富有成熟魅力的,一点不显老的。
    但是现在,这么近的距离,她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男人老了,真得老了,老了太多,四十五岁的老男人和二十岁的年轻男人到底是不一样的,你可以说他沉稳成熟有魅力了,但是老了就是老了,青春不再,脸皮虽然没有松弛,却奇异地紧紧绷着,还泛着很薄的红光,好像那皮肤被用力地拉紧过。
    顾沅不懂他的脸怎么了,但她觉得不自然,丑。
    顾沅的心里涌起一阵阵舒畅感,就好像大夏天酷热的时候喝了一杯加冰的可乐,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开心,开心!
    当了影帝有什么了不起,老了就是老了,我比你年轻二十五岁,这就是我的资本,我的未来充满了无限可能性!你已经老了,老了,一只脚踏进棺材里了!
    顾沅心里的小人正掐着腰得意地哈哈大笑。
    陆之谦盯着顾沅:“你,你是谁?”
    顾沅绽开一个璀璨的笑,露出十八岁少女一排整齐可爱的小米牙:“怎么,大影帝,贵人多忘事,你不认识我了?”
    陆之谦大惊,脸色煞白,差点整个人栽倒在台子上。
    台下的人以及旁边的学校负责人都懵了,影帝这是怎么了?影帝不太对劲?
    按照正常流程,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对这个幸运的小姑娘绽出一个魅力十足的笑容,然后亲切地抱住她,面对摄像机,摆出帅气十足的专业姿势吗?
    为什么影帝会这样?
    陆之谦当然知道自己现在的表现太异常了,旁边的助理已经发出咳的声音拼命地提醒,他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小姑娘,这个和自己昔日女友一模一样的小姑娘。
    从十七岁到二十岁,她是他的女友,后来得了绝症,他知道她活不成了,心里也是很难受的。
    但是难受怎么样,她要死了,他当然得往前看,想自己的办法。
    乔君云是电影学院的同学,一直喜欢他,家里又是这个圈子的,他当然得为自己的前途考虑了。
    反正她早晚要死,自己和乔君云不过是早点晚点的差别。
    可是她却不乐意,一点不体谅自己,看到自己和乔君云亲吻,气得骂了他,还要和他分手。
    陆之谦深吸了口气,当年顾沅怎么骂他的,他还记得。
    顾沅说她得了绝症,要死了,他明明已经出轨背叛了还秀恩炒人设假惺惺!说他吸死人血炒热度,说她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的。
    而现在,顾沅竟然就站在了他面前,一模一样,甚至连看着自己的那眼神都和二十五年前一样的。
    是自己幻觉了,还是她变成了鬼来报复自己了?
    偏偏这个时候,顾沅眨着眼睛笑,低声说:“之谦,多年不见,你老成这样了啊。”
    这话一出,陆之谦后背发凉,浑身无力,脸色煞白。
    哐当一声,直挺挺地往后栽。
    *************
    影帝在抽取了幸运粉丝打算拥抱拍照留念的时候,突然晕倒,现场混乱骚动。
    现场工作人员以及影帝随行人员迅速带着晕倒的影帝转移后台并呼叫救护车,学校保安出动维持秩序,最后总算是稳定了场面。
    而顾沅,这个直击了陆之谦昏迷晕倒第一现场的当事人,也被警察叫到了询问情况。
    顾沅:“他是我前男友,可能看到我太兴奋了?”
    警察A:“说实话!”
    顾沅:“就是大实话啊,当年他背叛了我,心存愧疚,看到我以为我来找他索命的。”
    警察A:“请说一下你的手机号码。”
    顾沅:“我没有手机号码!”
    警察A:“你老不老实?”
    顾沅:“我很老实地说实话啊!”
    警察A头疼。
    现在的小姑娘怎么了,一个个追星追傻了,分不清幻想和现实了?这年头有谁没有手机的?
    警察B继续问:“你说你和陆之谦曾经是男女朋友?”
    顾沅:“是啊。”
    警察B:“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什么时候分手的?”
    顾沅:“从高中时候就在一起,我们一起努力考上了电影学院,后来到我大二的时候因为我生病才分手的。”
    警察A&B:“……”
    这真是疯了?追星追傻了!
    警察A:“小姑娘,你再这样,我们要叫你家长过来了。”
    警察B:“装疯卖傻是没用的,老实交待。”
    顾沅无奈了:“我确实和陆之谦是高中同学加大学同学,我们是男女朋友没错啊,谈了三年呢,后来我得了绝症,病只不过被冷冻了,冷冻到现在解冻,所以我现在还是当初的模样。”
    这么想着,她突然记起来一件事:“你们看陆之谦的个人介绍,说他年轻时候对得了绝症的女友不离不弃,后来女友不治而亡,我就是那个不治而亡的女友!”
    这下子他们应该明白了吧。
    警察A&B对视一眼,心想,现在的年轻小姑娘是不是追星追得脑子进水了,这还幻想出科幻大片来了?
    顾沅看着他们明显不信的样子,急了:“你们看我身份证,我是出生于19xx年,我今年四十五岁了!”
    警察A咳了声:“小姑娘,这件事也是我们想和你谈的,麻烦你拿出你自己的身份证来。”
    顾沅:“那就是我的身份证,我已经和你们解释了,不信你们可以给研究所打电话?或者你们直接去问陆之谦,问问他,我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然而,无论她怎么辩解,甚至给出了临走前陈大夫给她的电话号码,警察们依然不信,他们认为顾沅就是追星追傻了编故事天方夜谭。
    顾沅:“那随你们,你们爱信不信,但是陆之谦的事和我没关系,我什么都没干,麻烦放我走!”
    警察:“我们需要你登记下,请出示你本人的身份证。”
    顾沅:“……………………”
    而就在她百口莫辩无奈至极的时候,一个身穿警服的人过来了,明显这个人是那两个警察的上司。
    上司:“放她离开吧。”
    警察A:“报告长官,她出示□□。”
    上司:“放她离开。”
    警察B:“她向我们隐瞒真相,不积极配合调查真相。”
    上司:“放她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的红包已经发了,文案已经重新改过了和实际符合的。
    然后,本章依然是前100有,后40有红包。
    读者看不到读者的评论,作者能看到读者的评论,想想你发个评论没有人看到结果就可能受到红包,仿佛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呢,来吧来吧。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良良 17瓶;范范、莉、爱吃零食的露露、LOTUS 10瓶;舒昀 8瓶;奶油面包? 2瓶;大概是虚、凌风微漾、关山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