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 短篇女频 > 总有人认为我是小可怜(穿书) > 20.第二十章

总有人认为我是小可怜(穿书) 20.第二十章(1/1)

  第20章

  陆南汀愣住了。

  陆南汀沉默了。

  陆南汀握紧了手机。

  几秒后, 陆南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咆哮道:“——那个小混蛋竟然挂我电话!”

  “一句话都没让我说出口最后竟然还挂我电话!!”

  “他!挂我电话!!!”

  陆南汀身旁的白诗晴“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快落下来了。

  陆南汀哀怨地看着她,委屈道:“老婆~”

  “行了,”白诗晴一巴掌呼在了陆南汀的脸上,“你也不看看自己那张脸, 做出这种表情,我真的没眼看啊亲爱的。”

  陆南汀:“……”

  同时被老婆和儿子嫌弃的陆南汀委屈地老婆的胳膊,愤愤不平道:“长得凶又不是我的错!”

  陆南汀五官并不差, 但是看起来却凶, 尤其是冷着脸的时候,更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一脸的“我不好惹”, 在外面更是大佬般的存在, 根本没有人敢招惹,

  但是在家里,却生活在最底层。

  “好好好,不是你的错。”白诗晴敷衍地哄道, 她的五官十分柔美,更有一种江南水乡的温柔气质,站在陆南汀身边, 就更显得娇.小依人。

  两个人站在一起产生的那种强烈的反差,让八成以上的人对白诗晴嫁给陆南汀都十分不看好, 早年的时候还有人私底下打赌说白诗晴活不过三年的,最后都被陆南汀找出来收拾了一顿。

  虽然很敷衍,但是起码哄了,陆南汀惯会顺着竿子往上爬,当即就叽叽歪歪地蹭着老婆撒娇要哄,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指责儿子陆司煜,顺便不忘抹黑他一把。

  白诗晴非常无奈,人高马大又凶悍的陆南汀做出这么一副样子,真的是……

  ……伤眼啊。

  白诗晴有些忧愁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告诉自己不要打伤丈夫那一颗积极的心,要不然晚上就要完蛋,于是她镇定道:“你是说,大宝给一个小姑娘当宠物去了?现在还在人家家里住着?”

  “对。”陆南汀用力地点了点头,“这家伙的化形咒都干这个去了,啧。”

  陆南汀虽然嘴上“啧啧啧”地表示不屑,但是心里却很羡慕啊,他这个儿子也太有心机了一点吧?要是当年他也会化形咒,也可以化成什么小动物找老婆撒娇,就不会追了那么久才追到人了!

  如果他会化形咒,以后晚上做了点什么错事,第二天还能变成小动物撒娇求饶卖乖,可比顶着自己这张凶神恶煞的脸好用多了。

  陆南汀在心里割腕叹息,这么好用的咒术,为什么对天赋要求那么高呢?

  白诗晴明显来了些兴致,她家儿子天赋极高,年纪轻轻就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玄学大师”,有一位大师还曾经跟她感叹过,那孩子假以时日,必然会成为玄学界第一人。

  但是这种事情吧,有利就会有弊,陆司煜天赋极高,感知力很强,尤其是对恶意的感知力更强,这种恶意并不仅仅是指针对他的恶意,哪怕是一丁点怨天尤人的那种恶意,陆司煜都能感受到,并且对他的情绪也会产生一些影响。

  年纪小的时候,陆司煜没有那个心理承受能力,又不能控制这些,被折磨的不轻,陆南汀和白诗晴没有办法,只能让他从家里待着,他们慢慢地教导他。

  现在陆司煜大了,心理承受能力也随着那么多次任务和历练与日俱增,控制力也慢慢变强,不会像曾经一样,但是因为小时候的经历,他并不喜欢亲近人,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

  现在,这孩子竟然给一个小姑娘当宠物?

  白诗晴有些惊讶,又有些欢喜,孩子愿意接触人了可是好事啊,她现在的心情就跟看到多年自闭的儿子终于愿意打开世界大门的感觉一模一样,连声催着陆南汀去办事。

  “儿子都交代给你了,你还从这里坐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办事?”

  陆南汀:“……”

  “你快点啊!”白诗晴蹙眉道,“儿子从那边等着你。”

  陆南汀:“……”

  白诗晴眯起眼睛,略有几分威胁地说道:“去不去?”

  陆南汀麻溜地起身,干活去了,同时在心里为自己鞠了一把辛酸泪。

  ——老婆今天还是偏心那个臭小子!

  陆南汀虽然跟白诗晴闹,但还是非常疼爱陆司煜的,他很快就将陆司煜想要知道的东西统统发给了陆司煜,并且还附加了一大堆陆司煜没有嘱咐的东西,把能调查的东西统统都查到了,然后等着陆司煜的回应。

  等了十几分钟,也没等到陆司煜的回应,陆南汀率先发了条短信过去,

  ——“收到了吗?”

  三秒钟后,陆南汀收到了一条短信,只有三个字,“收到了。”

  陆南汀:“……”

  ——这个混蛋小子!

  ——刚才挂他电话,现在不回他消息,混小子以后别想进家门,做一辈子宠物去吧!

  这一次还真的怨不得陆司煜,他刚化成人,打开手机就看到微信里陆南汀发过来的一系列消息,正想回呢,陆南汀就发来了短信,陆司煜就顺手从短信上回了过去。

  陆司煜完全不知道他爹都要将他打入黑名单了,他将陆南汀发过来的文件下载下来,然后一点一点地开始看,看着看着,渐渐有些心疼。

  那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竟然遇到这么多糟心事吗?

  小可爱是宋家的亲女,却在林家受了这么多年的苦,这完全是代替那个宋家养女、林家亲女受的罪啊,那个林家亲女却在宋家享受了这么多年疼爱,现在又怎么有脸反过来对付小可爱?!

  她享受了十六年应该属于小可爱的疼爱、让小可爱替她受了十六年的虐待,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竟然还反过来对付小可爱,人干事?

  想到今天中午发生的那一切,陆司煜眼里闪过几分厌恶和不快,

  ——这宋丹青,真的太不要脸了。

  **

  市一中高一一班。

  “……所以最后得出来的答案是C,负十六分之七。”宋兰璐声音清脆,大家都能听得很清楚,她的思路清晰,答案正确。

  祝茜的神情倒是缓和了一些,但是还是不大好看,只冷冰冰道:“坐下。”

  答对了一个题又能怎么样?只能说明这家伙没有那么不可救药,但是想想她中考的成绩和来自于十三中的事实,祝茜依然厌恶她。

  她就没有见过那么糟糕的中考成绩!

  英语才考了二十八分,蒙都蒙不出这么点分!

  宋兰璐中考总分才只有三百出头,祝茜看到宋兰璐档案的时候整个人都快气炸了,初中才考三百多,高中能考多少分?她们班里这些现在只能考六百多的她都嫌弃的不行,更何况是宋兰璐那三百多的成绩?

  现在高一,满分一千零五十,宋兰璐要是给她考个三百多分,他们班的平均分得拉下多少分啊!只想想,祝茜就气的心口疼。

  更何况,宋兰璐还来自于十三中。

  十三中是什么地方?那就是小混混和小太妹的集中地。

  曾经十三中也辉煌过,但是后来就渐渐没落一代不如一代,录取分数线只有二百多,实在不行还可以自费,基本上就是一个掏钱就能去的高中,给那么多学生混个高中文凭而已。

  更别说,十三中那些学生好勇斗凶,风气极差,在整个S市都非常有名,她绝对不能让宋兰璐这颗老鼠屎毁了她一班!

  祝茜的脸色很快又阴云密布起来。

  宋兰璐却只是羞涩低头,温柔浅笑,看不出半分异样的情绪,只是她的手里,有一只黑色的笔,比起其他普通的笔,似乎略微特殊了一下。

  宋兰璐等了一会,见祝茜没有继续找她麻烦的意思,只能遗憾地摇了摇头,将记载了她一下午遭遇的录音笔关掉,免得浪费电。

  宋兰璐抬起头来,不动声色地在班级里面观察着,打眼就看到了好几个熟面孔,谁能相信,某些青春靓丽、深受老师喜爱的少男少女,会作为祝茜的一杆枪,在本来应该是净土的校园里搞出一出又一出的“校园暴力”呢?

  她们是祝茜的坚实拥护者。

  在曾经那个世界里,祝茜不想要留下的这些学生,最后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离开了一班,说起来,宋兰璐还是坚持了最久的那一个。

  不过这一次,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宋兰璐眯起了眼睛,眼眸里飞快地闪过一丝笑意。

  她呀,没有别的优点,就是记忆力好。

  这节“自习”很快就结束了,祝茜两次给宋兰璐下马威都没有成功,走的时候脸色很难看,还不忘讥讽那几个学生两句,这下全班人都知道,班主任祝茜极不喜欢新来的转学生宋兰璐。

  下了课,教室里渐渐就喧闹起来了,宋丹青和几个女生一起搭伴去了厕所,回来的路上就说起这个新来的转学生了。

  “也不知道学校怎么想的,什么东西都往咱们班放,咱们班好歹是个重点班吧?一个十三中的转来咱们班,说出去我都嫌丢人。”一个长相甜美的姑娘刻薄地说道。

  “还能怎么样?家里有钱呗。”一个高高瘦瘦的姑娘冷笑道,“以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是有钱能使磨推鬼,这不就塞进来了吗?真晦气。”

  “就是啊,祝老师气成那个样子了,想也知道就是一点也不欢迎这转学生,学校还非得把人往咱们班里塞!也不怕这颗老鼠屎毁了咱们一班?”

  “也别说了,二班那群还不知道多么高兴呢,上次月考他们班平均分就差咱们班一点多,这下咱们班来了一个拉分的,二班说不定都能把咱们压下去,烦都烦死了。”

  “要是二班平均分把咱们班压下去,还不知道傲成什么样呢,你想想她们班那个童佳肴,傲个屁啊傲,还四处勾搭男人,可不要脸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宋丹青忧心忡忡地开口了,“要是我们一班的平均分真的低于二班,肯定会被她们嘲笑的。”

  其他几个女生的脸色也不大好看,她们都是祝茜最得力的“助手”,深受祝茜喜欢,而且成绩好长得好,平时没少受追捧。

  而二班,最为成绩仅次于一班的重点班,同样有一些长得好成绩好的女生,也同样受尽追捧,平时这两拨人谁也不扶谁,尤其是宋丹青成为高一校花之后,童佳肴和二班的一些女生看宋丹青和一班的部分女生极为不顺眼,一班和二班又靠着,两拨人平日里也没少打嘴仗。

  当然,据小道消息,据说是童佳肴一直以来的追求者突然移情别恋,喜欢上了宋丹青,这才把童佳肴给惹毛了。

  宋丹青她们一直引以为傲的就是一班的成绩,稳稳地压.在二班头上,说出去怎么都压童佳肴她们一头,因为这一点,每一次打嘴仗都是童佳肴她们那边占下风。

  如果要是二班的平均分超过一班,那么她们肯定会被童佳肴她们嘲笑死的!

  刹那间,几个女生的脸色都不好看了,宋丹青咬了咬牙,小声道:“该怎么办啊?”

  那个高挑的姑娘咬了咬牙,低声道:“……我们是不是应该想个主意,将人赶走?”

  “祝老师都被这个转校生气成那样了,她继续留在咱们班,不仅拉低咱们班的平均分,还得气着祝老师,祝老师发火大家都不好过,就不能给这个转校生换个班吗?我看二班就挺好的。”

  “二班就是回收站,可喜欢这种人呢,十三中转过来的,你们知道十三中的录取分数线才多少分吗?才二百多分!这家伙成绩得有多么差才去的了十三中啊!二班赶紧将她回收了吧,我们一班不需要垃圾。”

  几个人讨论着这件事,走廊里又吵又闹,她们也没有故意压低声音,只比较严重的词句才会压一压,这让一直跟在她们身后的姜皓天听得清清楚楚,心里顿时一喜,他的机会来了。

  姜皓天喜欢宋丹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刚入学的时候意外的惊魂一瞥,就让他对宋丹青魂牵梦萦,日夜难忘,并且随着之后的接触,他就更喜欢宋丹青了。

  但是这么久了,他明示暗示,宋丹青都不回应,姜皓天心里那叫一个着急啊,尤其在宋丹青被评为高一校花之后,要是他下手不快一点,宋丹青被人抢走了怎么办?

  现在有了这么一个献殷勤的好机会,他要是抓不住那就太傻了!

  姜皓天心里打定主意,回到教室的时候就直直向最后排走去,宋兰璐抬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这不是万年备胎老四吗?来者不善哟。

  于是宋兰璐顺手将录音笔打开了,然后直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姜皓天直直地向最后排走去,然后用力地撞到了宋兰璐的桌子上!

  “砰——!”

  只听一声震响,桌子与地面接触发出的噪音还有书本噼里啪啦落在地上的声音交杂起来,刹那间吸引了全班人的注意力。

  宋丹青那几个人也都往这边看了过来,其中有一个人发现干这事的人是姜皓天以后,还笑着拉了拉宋丹青的袖子,宋丹青有些羞涩地瞪了她一眼。

  “哟,不好意思啊新来的。”姜皓天有些懒洋洋地笑道,嘴上说着不好意思,眼里半分歉意也没有,还有几分挑衅的意思,“我这走得有点急了,不是故意的。”

  “不过你也不会放在心上吧?毕竟你以前在十三中,十三中这种事很普遍吧,反正你也不是第一天这样了,也不会跟我计较这些吧?”

  姜皓天颇有几分不怀好意地笑道。

  周围有几个男生发出起哄的笑声,姜皓天在班里人缘还不错,他长得人高马大,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家里又有钱,还舍得砸钱,班里的男生跟他关系都不错。

  不过可惜了,再怎么嘚瑟,也是个万年备胎,连前三都排不上的那种。

  宋兰璐微微一笑,她已经炼气二阶了,体内杂质被排出去不少,皮肤又白,这么一笑又乖又纯,刚才哄笑的男生一时都有几分悻悻,

  这年头,颜值就是王道。

  “不介意。”宋兰璐含笑道,将口袋里的录音笔关了,正考虑怎么给姜皓天一个难忘的教训的时候,眼睛随意一瞥,就看到后门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经过,刹那间,计上心头。

  “毕竟生活还没让你开窍,”宋兰璐拖长了调子,慢悠悠地说道,“数字界和字母界的二把手,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你牢牢地在上面做了这么多年,也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什么?

  姜皓天反应了一天,才陡然反应过来宋兰璐什么意思,刹那间勃然大怒,提起拳头就想打人,他怒吼道:“——你找死?!”

  而就在这一刻,班里的语文老师章信华走进了教室,一眼就看到这一幕,瞬间怒道:“姜皓天!你干什么?!!”

  刹那间,全班同学都扭头望过去,看到章信华的那一瞬间,都有些发懵,

  尤其是姜皓天,心里陡然涌上了几分慌乱,

  ——章老师怎么会过来?

  章信华和一班班主任祝茜不对付,她不喜欢祝茜那种教育方式,跟祝茜起过几次冲突,在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祝茜是怎么冷着新来的转学生的,紧接着祝茜还去一班上了一节课,凭章信华对祝茜的了解,这转校生绝对要有麻烦。

  于是在办公室里看到祝茜回来之后,章信华犹豫了一下,就抱着卷子赶过来了,还能说自己是过来发作业的。

  谁知道一来,就看到姜皓天在对新来的小姑娘动手!

  章信华气坏了,大步走了过来,看着满地的书本和推出去好大一截的课桌,还有姜皓天还没有放下来的拳头,登时就火冒三丈,怒喝道:“姜皓天,谁教给你的让你欺负同班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