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奎文学 > 短篇女频 > 陪伴是我的告白 > 73、小婿觐见

陪伴是我的告白 73、小婿觐见

  宋耘想着要去拜见岳父岳母,尤其他自己理亏的先斩后奏,娶了人家女儿又生了儿子,还一直瞒着他们,怎么想都是自己做的不对。不过,舒舒还是学生,而且看她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他就狠不下心来逼迫她面对现实,如今只好被打一顿,请求丈人和丈母娘的原谅。
  考虑到有孩子在,而且还带着许多礼品,若坐高铁过去,高铁站台离他们家也很远,还是要挤公交车,而附近属于山区,根本没有飞机场这种东西,坐飞机是更加不现实的。所以,到了最后,还是觉定自己开车过去,虽然将近十个小时的车程是远了一些。
  一路上,跨越了三个市,看着不断变换的自然景观,在市中心和城郊之间窜过,然后,周围就慢慢地变成了山野,再也看不到高楼大厦,房子也十分稀少,零零星星的分布着,而且极其不符合土地利用率的都是些低矮的房子,装修风格也很简单粗暴,仿佛只是为了给裸露的砖头贴上一层遮羞布,一些只抹了石灰,两侧的墙面灰扑扑的,房子正面刷的不是白色石灰就是贴了一些简单的瓷砖,偶有一间房子装修的体面些,似乎已经足以令人艳羡,仿佛鹤立鸡群一般显眼。
  “接下来要怎么走?”
  “三条路,从这个路口右转开进去再转一个路口进去,或者从镇上开进去,不过集市人多,我不推荐你走那条路,也可以到镇上继续开上去,到前一个路口右转进去。”
  “所以到底哪条路好走一点?”
  “往前开吧,开到小镇再前面一点,从那里的路口拐进去。这里没有城市那么管理严格,都很松散的,到了镇上停一会儿吧,你也开了很久的车了,喝点水吃点东西再说。”
  “从镇上到你家要开多久的车?”
  “三十分钟左右吧。”
  “那就不停了,开到你家再一口气好好休息,也不差那三十分钟。”
  眼角余光瞥了副驾的妻子一眼,原本有些紧张和无奈的他,忽然觉得轻松了。带妻子回娘家,如果自己的妻子比自己还紧张还迟疑,那他一个大男人还有什么好别扭的,自然应该竖立起伟岸的形象安抚娇妻。如果连他都紧张不安的话,她这么胆小,岂不是要被吓死了。
  宋耘按照妻子的指示一路开进去,对于沿途的荒凉简直无法相信,现在居然还有这么落后的地方,人们零零星星的住着,人口稀少,但地方十分宽广,到处是不规则的农田,两边都是山头,却没有修整过的痕迹,连上山的路都看不见,野草长得比人还高,想必也很久没人上山了。没有固定的垃圾站,垃圾都直接堆放在路边焚烧或者扔到小河边上。这里居然还有那种古老的泥砖屋,简直不可思议。
  这种地方,就算导航,也出不来任何结果吧。
  一直往里开了二十多分钟,终于在路边停下了车子,这里没有停车场的概念,轿车都停在路边,摩托车则停在自家的院落里。
  看到轿车停下,周围的人都纷纷冒出来看一眼,确定是陌生的车子,便讨论了起来,宋耘也很无奈,他自认足够成熟老练,也见过不少世面了,可是面对这些人,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按妻子的说法,这条村子里的人,都可说是亲戚,只看是近亲还是远亲,关系如何而已。
  看着妻子自动自发的拉开车门,抱着孩子下车,宋耘也下了车,将车子锁好。
  岳家的房子就在路边,不过庭院很小,没有停车的地方,他们只能停在路边,再沿着外墙走进去。自定下了回家的日期,妻子就已经打过电话回来,通知回家的日子,所以听到车子的声音,岳母就率先跑了出来,当看到妻子怀里的孩子,以及跟在身后提着礼品的他时,当场就傻住了,张开的嘴也发不出声音来。
  “爸,妈,我回来了。这是我儿子,你的外孙,还有后面那个是我老公,我们已经领证了。”
  “爸,妈。”
  看两位老人家傻住的样子,宋耘有些于心不忍,可是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
  看着漾着微笑,看起来十分儒雅端正的年轻男人,两位老人家脸色铁青,好像活吞了一只青蛙却又吐不出来。这两位老人一辈子都在跟土地打交道,像宋耘这样穿着笔挺西装,风度翩翩的俊美男子,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个男人一声不吭拐了自家女儿,该是一件令人生气的事情,可面对气场强大的男人,他们反而觉得有些拘谨。
  “先进屋再说吧,站在院子里给人家看笑话吗?”李云舒撇嘴。
  想也知道,没有任何娱乐设施的穷乡僻壤,唯一的乐子就是东家长李家短的八卦闲话,而这些闲话总是传着传着就变了味道,出现数十个版本,最后和真相完全是两件事。光是宋耘那辆车和宋耘的气质仪表就够他们嗑瓜子的了,更别说她这次还是抱着个娃娃回来的。
  看父母还没从这爆炸性的消息中回过神来,李云舒叹了口气,直接把娃娃塞在母亲怀里。母亲一直想抱孙子,因为回到老家安度晚年的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消遣,可是大哥大嫂带着孩子在外面生活,所以家里只有父母二人。
  她是同情父母的孤独的,可却也赞同大哥不把孩子寄放在老家,老家的孩子从小都是这些老一辈的人养大的,这些从田地里打滚过来的老人,一张口就是粗话,教育孩子的方式也很简单粗暴,不听话就打,而且文化水平较低,无法提供良好的榜样和教育作用,要知道孩子最先是受到抚养他们的人的影响,接下来才是老师,所以由谁来教养真的有很大差别。
  “这是宋耘,C市人,你们的女婿。老妈抱着的就是他的儿子,叫宋泽熙,还不满一岁。”
  “没有及时告诉你们这件事,是因为舒舒还是学生,而且孩子来得突然,我们也是措手不及,事关重大,我们觉得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为了不让孩子顶着私生子的名义出生,我们只好先斩后奏,先领了结婚证,婚礼打算等到舒舒毕业以后再举办。请你们放心的把女儿交给我,虽然我知道我对你们来说只是个陌生的男人,而且看来行事有点荒唐,不过我是真心喜欢她的。我比她大了九岁,三年前才从国外回来,目前在C市定居,也在C市办了分公司。目前小有事业,要照顾他们母子绝不是问题。”
  没有一个父母会不关心儿女的另一半以及结婚后的生活,不过他们现在还没从惊讶中缓过来,估计也不好意思问,还不如主动交代,留个好印象。
  李父看了女婿一眼,第一次见面,对他了解不算深,可他们都几十岁的人了,世面见得还少吗?目前看来,这个女婿还是不错的,希望自己没有看走眼,真的能把女儿交给他。小女儿因为是他们夫妇晚年得来的幼女,自幼身体也不好,也是一直跟着他们夫妇一起生活的,爱若眼珠,哪怕是对唯一儿子都没有这样的宠爱。偏偏这小女儿也是他们最担心的,小时候挺活泼挺可爱的小姑娘,后来长大了反而越来越孤僻,看得他们心慌,妻子也一直念叨着后悔把女儿带回老家来,可他们家这样的境况,不回老家又能怎么办,在外地光是借读费就不少了,若不是女儿争气,年年拿助学金,读小学的时候每年就得掏一大笔钱。高中的时候,小女儿有抑郁的倾向,妻子为此流了多少次眼泪,他都记不清了,因为他自己也担心着这丫头会不会做什么傻事就突然离开他们了。
  几个儿女都在外面,可最挂心的始终还是这一个,其他儿女一个月一两次电话他们也不介意,知道他们工作繁忙,都有体谅。可小女儿孤身在外地,就怕她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知道,妻子必然每个星期定时给她打电话,询问她的身体情况,确定她还好好活着,只是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而已。
  “好了,你们一路回来也累了,先坐会儿,要洗澡也可以,你二姐上次回来装的热水器很方便。我去给你们煮点吃的垫垫肚子,你们想吃饭还是想喝粥。”
  宋耘看向妻子,李云舒脸色不大好,静静地站着,并不说话。
  “那就麻烦爸爸了,熬点白粥吧。舒舒坐车可能不大舒服,喝点白粥比较好,暖暖胃,也好消化。现在都快四点了,离晚饭时间也不远了,吃太多晚饭会吃不下的。”
  “你要洗澡吗?我先回房间把行李搁下。”
  “不急,我还没看过你的房间,跟你一起上去吧。妈,这是买给你们二老的,有衣服鞋子也有老人的补品,等会儿我再跟你们说说这些补品怎么吃,先收着吧。”
  “哎呀,回来就回来了,还买那么多东西干什么,费钱。我们两个老人家在家好吃好住,不缺什么。”
  “您就别客气了,这是一点心意而已,不值什么钱。如果您不收,我爸妈可要说我了。这些补品都是我爸妈推荐买来的,他们自己试过是好的才让我带回来给你们也试试,吃的好的话下次再给你们带回来。”
  “费心了。”
  “你们是舒舒的爸妈,我儿子的外祖父外祖母,都一家人,孝敬长辈是应该的,哪说得上费心不费心。一直瞒着你们是我不对,希望你们不要责怪我才好。我们先回房间一下,宝宝就麻烦你帮着抱一会儿了。”
  “不麻烦不麻烦。”李母笑眯眯的,看着怀里娇嫩的宝宝笑开了花。
  宋耘一直彬彬有礼,李母对他印象不错,更不要说还有孩子这个加分项了,这两人都结婚了,孩子都生了,总不能叫他们离婚吧,况且这男的肯主动带着女儿回来,光是这一点就加了不少分。外孙生的可爱,这倒是他们轻易接受的主因。
  李云舒的房间说简单也简单,可也堆了不少杂物,有个大衣柜很正常,可里面塞的全是拆开的棉被和被单。妻子以前留在家里的衣服挂在一个简易的衣服架上,大概是蒙了尘的原因,看起来和那简易书桌一样有些脏脏的感觉,最醒目的还是床尾对着的一面书柜,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大多是文学类小说,也有几本名人传记和心灵鸡汤类的书籍,像是童话故事、千字文、百家姓、唐诗三百首、中华上下五千年这些书也是有的,连青少年百科也有,当然中国最为出名的四大名著也是少不了,一个农村家庭,有这样一个书柜,真是令人惊叹。由此也不得不佩服和感激岳父岳母,支持她念这些课外书,思想观念老旧的老年人估计不懂得书籍和知识的力量,只晓得那是费钱的东西,不肯轻易买给孩子吧。
  李云舒一股脑儿的把东西扔到床上,自己也仰躺下去,一眼看着整齐干净的被褥和蚊帐,就晓得这张床有整理过。
  “这些书你都看过?”
  “怎么可能,那些传记和心灵鸡汤我就没翻过,那些是我姐看的。事实上,这些书都是我三姐给我买的,每年买了寄回来,有些是我自己想看的有些是她给我挑的。在这种地方,你根本买不到这些书,农村书屋这个项目还没彻底推行起来,而且这里的人大概也没有买书的观念,你在镇上逛过就知道了,只有描字帖和一些结合课本的练习书,甚至在市里,你都找不到什么书店,我们以前在市里念高中的时候,每周都是一些小贩推着收来的旧书和一些杂志来卖,你想挑书是不可能的。当然,这个市以前不过是个县级的,后来才给了个市的名头,真正是穷乡僻壤的地方,在观念里,它依旧不是个正规的市级,而是县级。”
  “很不舒服吗?”宋耘走近,伸手轻抚她的额头。
  “还好,比坐大巴舒服多了。不过坐了那么久的车,还是有些不舒服就是了。不用管我,让我歇一会儿就好了,你先去洗澡吧,等你洗完我再去洗。”
  厨房还是砖头房,连装修都没有,传统的灶房,将墙面熏得黑了。隔开的一间屋子就是于是,简陋的让人难以置信,挂衣服都很不方便,也没有投放垃圾的地方,摆放的纸巾也是很粗糙的方形纸,连蛛网都有!
  好歹是人家的女婿,看到这样还能不有所表示吗?而且别说装修,就是重新新建一间厨房和浴室也花不了多少钱。
  “我洗好了,你去洗澡吧。舒舒,我给岳父岳母重新建一个厨房好不好,我看这厨房建的太粗糙了,不方便老人家生活。不过,房子盖的是楼,怎么厨房还是盖瓦呢?”
  “哦,我妈说这样就不用给地税局那么多钱了,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包括庭院、厨房、鸡圈在内的田地都是我们家花钱并用同样面积的水田换过来的。重建就不必了,这么麻烦,而且估计我爸妈也不会高兴。花钱找人修整的好一点就好了,电路、煤气什么的都弄好就行了。”
  “听你的。”总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两位老人身上,即使他的出发点是为了两位老人住的舒服一点,可是老人家的意愿必须尊重。要是对着老人家指手画脚的规划房屋,估计自己只会惹来没趣,逼得岳父岳母将自己赶出家门。